欢迎访问栾川县委宣传部 电话:0379-66822125
首页 单位简介 重大活动 工作动态 理论武装 新闻宣传 精神文明 工作风貌 网信建设 栾川文艺
现在时间:
频道总排行
频道本月排行
首页 > 多彩栾川 > 正文
【砥砺奋进的五年】回看故乡30年
2017-09-21 17:12:30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听说老家王府沟最近很红火,每天都有很多游客乘车到村里游览,有人还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视频,绿水青山的背景下,瀑布清潭,人影憧
        听说老家王府沟最近很红火,每天都有很多游客乘车到村里游览,有人还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视频,绿水青山的背景下,瀑布清潭,人影憧憧,绿衣红衫,笑逐颜开,令人神往。思绪拉近到童年、青年、中年,乡愁就像丝瓜蔓一样,越扯越长,以至于无尽延伸开去。  

  童年的时代,是赤脚丫与饥饿伴生的年代,也是不知少年愁的时代。
  春天里,梨花、桃花、杏花,漫山遍野,放学回来,我们摘榆钱、刨白蒿(茵陈)、拽面条菜、拽水芹菜。星期天,刨小蒜拿到街上去卖,一大把才5分钱,拿着这5分钱再去买连环画,我最爱看的是《敌后武工队》、《小兵张嗄》。
  暑假里,那时叫麦假,光着脚丫子肆意在狭窄的山脊土路上飞奔,简单吃过土豆蛋子和玉米饼子拼成的中午饭,和同样的一群穿着烂布丁的童年伙伴跳到河里洗澡,嘴脸洗的发青后,跳到大石头上晒一阵子,嚎叫一阵子,浑身晒得乌黑发亮,再到山上掏鸟窝,逮飞鼠。晚上,和小伙伴们一起捉萤火虫,找那些哇哇叫的青蛙和癞蛤蟆,或者跟着大孩子们翻过几座山头,跑十多里山路,到镇里看一场电影。
  农忙的时候,跟着大人学碾麦场,拾麦穗,挣工分,帮助大人抱麦捆,最有意思的,是看大人集麦垛。吃过晚饭,
  月亮升起的时候,一群大人聚在打麦场上,把碾出来的麦秆秸堆积成圆圆的麦垛。生产队长高声吆喝着,把人分成几拨,有的用麦杈运,有的往上边挑。很羡慕麦垛尖上扩麦垛的那个叫铁头哥的人,就像一个指挥家,这边多了,那边少了,他在中间都能看见,一个人应付着下边10几个壮汉往上边挑的麦秸,把麦秸垛收拾的有型有状。到聚尖的时候,也就到了高潮期,塔尖上边的声音越来越亮,下边的人随声唱和着,“往上边撩那么个嗨!加把劲个嗨!”伴着我们一群小伙伴的玩笑声,女人们在场子周围的打趣声,人人都非常开心,整个打麦场都沸腾了,与如水的月光构成了一幅美丽无比的丰收图景。月挂中天的时候,一个圆墩墩的、中间又高又尖的麦秸垛就矗立在打麦场中间,很像我们玩的陀螺。哎!我们又多了一个捉迷藏的世界,爷爷奶奶们冬天又有了晒太阳的地方。
  麦秸是耕牛冬季最好的食料,麦秸垛是乡村的标志,远处归来的孩子们,只要看见麦秸垛,就有了到家的感觉。麦秸垛的丰满与否,预示着来年的丰收与歉收。如今,也不种麦子了,再也看不到麦秸垛,好像农村少了点什么。
  秋天,各种果实都熟了,给我们贴上秋膘,我们都会胖上那么一点点。下了学,我们结伴去摸肥螃蟹,逮小鱼儿、抓秋蝉,拿回家弄几滴黄连饼油炸炸吃,那个香啊,个个手舞足蹈。坡上的野果有五味子、八月炸、秋梨、酸枣等等,
  反正树上长的、水里游的都让我们这些馋嘴猫给吃遍了,那个时候整天就是饿,觉得吃什么都是香的。如今,这一切的一切都成了舌尖上的记忆。
  冬天,小河里结成了厚厚的一层冰,放学后,会坐在石头上滑冰,还会堆雪人,打雪仗,然后是等着过新年,穿新衣,吃肉肉,放鞭炮。

  高中毕业后,已经实行包产到户,各家都有了责任田。我家也和乡亲们一样,由父亲领着,拾荒地、刨小片地,起早贪黑的拼命劳动,好结束长期饿肚子的日子。父亲干活有股拼劲,因为他小时候当过长工,从粮管所退休回来后,全家只有20斤麦子,20斤玉米,不够全家人吃一个月,摆脱饥饿成为农家的第一任务。
  农民虽然艰苦,却极有乐趣。鸡鸣三遍天微亮的时候,父亲已经挑满了一缸水,看我们弟兄几个在酣梦中,他只轻轻的咳嗽一声,母亲就会起来,把我们喊醒。我揉揉睡眼,背起墙角的镢头,跟在父亲、哥哥们的身后,到对门的高坡上刨荒地,当日头照在山洼家里的山墙时,母亲会高声喊叫着我的乳名,让我们回来吃早饭。日复一日,整整一个春上,我家已经足足刨了几十亩山地,种上大豆、高粱、谷子和玉米。当手上的血泡一个个磨练成茧子的时候,秋天来了。长长的玉米棒子,金灿灿的大豆,红红的高粱堆满了院子。晚上,一家人会把玉米穗辫成长长的辫子,挂在房檐下。房檐下好像“亮宝台”,玉米、高粱、谷子、辣椒等等,房檐下挂满了五颜六色的丰收,装满了农家五颜六色的希望。这个时候,不苟言笑的父亲会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,很灿烂、很实在,从缺粮户到余粮户,只有丰收的农民才能体验出来。
  家家有了余粮,又遇上改革开放的时代,村里脑子活络的青年人都出去闯世界,近的,在镇里开商店、购销药材。远的,到郑州、洛阳、灵宝跑生意、揽工程、开金矿,好多乡亲都挣到钱,家家户户盖新房,光棍汉子娶新娘,天天都有喜事,就连老实的老邻居坷垃也娶来花媳妇,人人都开始扬眉吐气起来。

  一晃30多年过去,我从赤脚小顽童,变成了有儿有女的中年人,从农村住进了县城。城里道路宽敞,车水马龙、购物方便,却找不到乡村那种恬淡自然。在华灯初上的晚上,我更怀念家乡宁静的夜晚。
  趁着周末,我回了趟老家。哎呀!宽阔的水泥路上,小轿车来回奔驰,路边的耕地已不种庄稼,整齐地种着竹子、鲜花、奇树,小时候洗澡戏水的小河依然静静流淌,房舍都变成了白墙灰瓦,点缀在绿树丛中,格外醒目。更让人惊喜的是,路边整齐地竖着太阳能路灯,晚上乡亲们再也不用摸黑走路了。乡亲们或修缮房屋,或整修院落,没有一个闲人。
  往后沟走,再也看不到前几年破败的旧房子,一路屋舍俨然,道路整洁,小河清静,山村变得清新美丽,让我不敢相信。瀑布景区里,步道蜿蜒,流水淙淙,野花灿烂,树影重重,分外的凉爽,高山上那挂瀑布,好像比原来更粗壮了一些,白花花地直冲下来,形成一层层的水雾,沁人心脾,身心凉爽。
  闫大哥看见我回来,非要拉我到他家坐一会儿,一处农家小院,干净整洁,有鲜花、有上水石,摆着几张桌子,真有几分农家宾馆的派头。嫂子穿的整整齐齐,端来几杯绿茶,喝下去,清凉甘冽。闫大哥说,沟里边搞乡村旅游了,天天有城里人往家里来,喝的是糁子汤,吃的是烙油馍、土豆丝、山野菜,都是农家饭,要价也不贵,他们吃完饭拉拉家常,去转转,享受清新的空气,听听山谷的鸟鸣。有几对老夫妇能一连住一个多月。在我们说话的当儿,又来了一拨客人,我让闫大哥赶紧招待客人,自己回老家的土屋看看。
  童年的玩伴金报听说我回来,硬要让我到他家吃中午饭,甜面叶,花卷馍,我们香喷喷地吃了个光。末了,金报又让媳妇调了两个凉菜,弄来一瓶酒,非要和我喝一杯不可。真有“故人具鸡黍,邀我至田家,绿树村边合,青山郭外斜”的味道啊。不多时,我们已经微醺,金报的高腔话匣子也打开了。
  金报是个残疾贫困户,不但没有因为残疾致穷,这几年跟着国家的扶贫政策倒扑腾开了。开始时喂猪,最多时养了一百多头,还成立了养猪合作社,有50多户农民跟着他养猪致富呐。前年,村里要治理村容村貌,金报自觉把猪全部卖掉,建起了香菇场。种香菇是体力活,金报凭着残疾之身,种植香菇一万多袋,年收入三万多元。今年听说村里要搞旅游开发,他做起了豆腐,每天三点起床,天明就做出100多斤豆腐,他的豆腐劲道好吃,加上厚道,不到中午就能把豆腐卖完。除了做豆腐,他还开起了便利店,烟酒糖啥都卖,仿佛永远都有使不完的劲儿。他说:“农民全靠好政策,不能躺在床上等扶贫,人只要有一双手,就要干活,劳动才能甩掉贫困帽,劳动才能致富奔小康。”这就是我的发小,勤劳、朴实、厚道、能干的家乡人。
  乡愁就像一杯经年的老酒,时间越长越加醇厚。这里,有我的童年、青年和中年,望着慢慢变老的人们,摸着叫不上姓名顽童的头,看着越来越美的山村,我的心醉了,这就是曾经生我养我的故乡——王府沟。(作者:栾川县人民检察院 白全忠)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
栾川县委宣传部主办 地址:栾川县城兴华路 电 话:0379-66822125 设计制作:景安网络
Copyright 2010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
网站备案:豫ICP备15033093号